您的位置:首页 > 古言 > 正文

冷王盗妃:侧妃不承欢

作者:月出云 主角:江瑟瑟夜无烟 人气:1

主人公叫江瑟瑟夜无烟的小说是《冷王盗妃:侧妃不承欢》,是作者月出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

时间:2020-12-02 20:10 在线阅读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小说介绍

有一段时日,她时常身穿青衫,步伐优雅地在深夜的街头闲逛。看到不平之事,便出手相救。北斗南星,还有风暖,都是那段日子她救过来的。她纤纤公子的名头也是那时得来的。

那时,在街上游走,是多么惬意和自在。当她在屋檐飞掠而过,当夜风轻扬她的青衫,那种衣衫漫卷的风华,让有幸见到的行人,都不自觉以为见到了仙人。而今日,依旧是熟悉的大街,却是别样的感觉。那种失去内力的软弱无骨的感觉,依旧在体内萦绕。脚下的步伐,比之平日里,要沉重了数倍,心头更是一片空落落的沉重。

失去了半数的功力,她还是那个暗器千千的纤纤公子吗?

她就如同折了翼的飞鸟,再也没了飞翔的理由。

小姐,我们去哪里?难不成一夜都在街上游逛?青梅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瑟瑟心头也是一片茫然,去哪里呢?不知不觉,就来到了盛荣赌坊那条街,清眸忽然一亮。

我们去赌坊!瑟瑟淡淡说道。

青梅最爱凑热闹了,眯眼笑道:好,我们去赚些银子。只是,小姐,你会赌吗?我和紫迷可不会。

瑟瑟不答,带着青梅和紫迷,缓步向盛荣赌坊而去。

门口的小二看到一身素衣的瑟瑟带着两个丫鬟飘然而来,作揖道:三位姑娘,里面请。心中却想,不知是哪家的小姐又来给赌坊扔银子了。

三人步入赌坊,但见一楼的大厅内,已经人满为患,她环视一周,瞥到两个熟悉的身影。她曼声道:小二,要一间雅室,上几味干净清淡的菜肴,酒要胭脂红。没事别来打扰,本姑娘要等人。

小二听了瑟瑟的话,忍不住眨了眨眼,隐隐觉得她的话有些熟悉。乍然想起,这是纤纤公子的台词,这女子莫不是纤纤公子的仰慕者?小二一边想一边高声应道:好咧。

瑟瑟用手指了指正在赌场上玩得正欢的北斗和南星,小二,把那两个小子叫来,就说有人曾欠他们十两银子,还不曾还,让他们到楼上来拿。

好咧。小二大声答应道。

瑟瑟带着青梅和紫迷,拾级而上,到了二楼雅室。

赌坊的雅室,是赌徒们歇息的场所,因赌场是彻夜营业,所以也可以在此过夜。

瑟瑟凝立在窗前,面朝楼外的河水,心头慨叹,世事弄人。曾经,她还在此等候风暖,而如今,他摇身变成了赫连傲天。而她,也做了数日的璿王侧妃。

门口响起了敲门声,青梅前去开门,北斗和南星那两个双生子缓步走了进来。

两人见屋内是三个女子,有些迷惑,眸光从瑟瑟脸上扫过,两人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,异口同声地说道:老大!你你你是我们的老大?

北斗迷惑地挠着头,不解地问道:老大,你怎么变成女子了?

我们小姐从来就是女子,你们何以这么说?青梅不知瑟瑟曾是纤纤公子,更不识北斗南星,极是诧异地问道。

小姐?老大,你是谁家小姐?南星极是感兴趣地问道。

北斗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地瞧着瑟瑟,那个风华绝代的老大,摇身一变,就变成了千娇百媚的大小姐,他着实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定安侯府的江瑟瑟!瑟瑟盈盈浅笑道。

江瑟瑟?!

北斗和南星眨了眨眼,只觉得这个名字极是熟悉,好似在哪里听说过。愣了一瞬,就异口同声地说道:江瑟瑟?!定安侯府的江瑟瑟?你说你心仪的那个女子?我们在香渺山上劫持的那个小姐?原来就是你自己!

北斗把眼睛瞪得极大,似乎不相信。而南星却把眼睛眯得极小,似乎更不相信。

雅室内的烛火忽闪着,发出昏黄的光芒,笼罩在瑟瑟身上。

眉眼口唇确实是老大纤纤公子的,只是装扮成女子,却和之前的气质有些不同了,虽然依旧高贵缥缈沉静淡定,却少了男子的潇洒豪放之气,多了女子的清丽婉约娇美灵秀!

老大果然是老大,不管是女子,还是扮成男子,都是一样的风华绝代。

老大!那个,你怎么好像是有些憔悴呢?北斗知晓瑟瑟原是女子,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,似乎有些忸怩。他和南星的眼睛都是瞎了,竟然没看出来老大是个女子。

瑟瑟闻言,轻轻笑了笑,道:我很憔悴吗?可能是今晚没睡好吧。怕他们担忧,瑟瑟一直没把内力被废的事说出来。

今日运气如何?瑟瑟强颜欢笑地问道。

南星垮下脸道:快输光了!老大,你不知道,今日来了几个异国人,其中一个据说来自什么投壶之国,投壶的技艺真是绝了。十发十中,害别人输了不少,现在全赌场的人都不敢和他赌了。

有人说,忘掉不快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忙碌,一直忙到头脑无暇去想一些不愉快的事情。

瑟瑟倒是想试试,这句话说得是不是对。

说得这么神,我倒要去会会那人!瑟瑟轻笑道。

老大,莫不是你会投壶?怎么从未见你投过?北斗问道。

小姐,你真的会投壶吗?青梅也充满兴味地问道。

瑟瑟淡笑不答,站起身来,道:南星,你还有多少银子?

老大,你要用我的银子赌?南星心疼地说道。

我身无分文,不拿你的银子拿谁的?还有北斗,你的也拿来。瑟瑟凝眉道。

两人有些不情愿地从怀里掏出来一把碎银子,凑在一起,恰恰十两。方才是谁说欠了他们十两银子,叫他们来拿的,结果不是来拿,倒是来掏银子的。

几人一起来到楼下厅堂,但见不少人都聚在那里,在看投壶。

瑟瑟走近一看,见几个衣衫光鲜的男子聚在那里,个个都是眼高于顶的样子。这些人面貌奇异,不是南玥国人。细细看去,隐隐有些熟悉,瑟瑟记起,这几人就是王孙宴上见过的,欺凌那个伊脉岛皇子莫寻欢的那几个异国王孙。

瑟瑟对这几人没有好感,颦了颦眉,心想,如今自己失去过半内力,还是少招惹这些粗野之人为好,遂聚在人群里没有上前。

那几个人数着面前的银子,得意扬扬。

其中一个身穿花里胡哨异国装束的王孙,伸臂揽过身侧的一个绝色胡姬,哈哈笑道:早知道绯城也有投壶这种把戏,本王子早来这里玩了。

那是,论投壶,谁能及得上罗哈王子啊!一个阴阳怪气的王孙跷起大拇指笑道。

还有人要和罗哈王子赌吗?司射高声唱喏道。

聚在一旁的赌徒们无人吭声,南星低声问道:老大,你还赌吗?

瑟瑟凝眉摇首道:先瞧瞧再说!

几个鲜衣华服的王孙哈哈大笑着,极是自豪。那罗哈王子忽然转身道:莫寻欢,过来,爷们今晚高兴,来奏个乐让我们乐一乐!

瑟瑟闻言,眸光一凝,未料到莫寻欢也在这里。

果然,随着罗哈王子的呼喊,一道身影从人群后缓缓转了出来。

一袭青灰色麻布衣袍,墨发高高束起,神色淡定地抱着一把凤头箜篌,正是那日在王孙宴上抚琴的莫寻欢。

也不知他的眉目是如何生就的,白玉般的脸庞上,带着雌雄莫辨的魅惑。原道形容女儿可以用绝色一词,可是,对于莫寻欢,除了这两个字,瑟瑟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词。

这个如描如画的男子一出来,本聚在一起的人们,情不自禁地让开一条道。

他步履悠然地穿过人群,仿若行走在隔绝人世的空间中,不沾染一丝尘埃。他走到人群前边来,旁若无人地席地而坐。若是旁的人,如此坐在地面上,定会令人生出不雅之感。然而,莫寻欢如此坐,却不仅令人没有这种感觉,反倒令人觉得极是高雅。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他目下无尘的那种高旷气质。粗衣鄙服更加衬托出他的美,周遭喧闹的人群愈加衬托出他的静。

虽然伊脉岛是一个小小的岛国,但怎么说,他也是一个皇子,在自己国家,必也是被人万般宠爱的,可是,在这里,他却席地而坐,为几个欺凌他的人奏乐。而他,丝毫没有屈辱的感觉,神色从容自如。他仪态自然地坐在那儿,就好似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在暗夜里悄然绽放。

他伸指轻轻抚过箜篌的弦,一缕低婉的乐音便徐徐而起,厅内的人声在乐音洗涤下,渐渐低下去,低下去,一直到寂然。

一时间,偌大的厅内,只闻婉转的乐音在回荡。

瑟瑟凝立在人群中,一颗心早已完全沉浸到乐音中去了,这乐音与她此刻心情是何其相像。

一夕间毁去一半的内力,若要补上,还需要七八年的苦练。七八年,那是几千个日日夜夜,她怎能不懊恼不伤悲?

这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莫寻欢,却用乐音不动声色地抚平了她心头的郁结。

不论风雨凌虐,她也要出云绽放。

正听得入神,忽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尖声道:莫寻欢,爷们正高兴,你怎么弹这种曲子,存心找我晦气是不是,快换一首欢快的!

是那个罗哈王子发怒了,气哼哼地叫嚷着。

可是,这一次莫寻欢不知为何没有听从他的命令,而是充耳不闻地继续演奏。边演奏,边轻声吟道:兰之猗猗,扬扬其香。众香拱之,幽幽其芳。不采而佩,于兰何伤?以日以年,我行四方。文王梦熊,渭水泱泱。采而佩之,奕奕清芳。雪霜茂茂,蕾蕾于冬,君子之守,子孙之昌。

莫寻欢的声音,像风一般柔和悠然,带着深深的感情,婉转起伏在众人耳畔缭绕。

这是一首《幽兰》。

据说早已失传,不想莫寻欢竟然会弹此曲。

瑟瑟怎么也没料到,她会在赌场这种嘈杂的环境中,听到如此高雅清心的乐曲。
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
盛世娇宠:这个娘娘有点懒(苏幼仪季玉深)小说最新章节盛世娇宠:这个娘娘有点懒 作者:凉夜白

主角叫苏幼仪季玉深的小说叫《盛世娇宠:这个娘娘有点懒》,是作者凉夜白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内容...

热门小说《红颜皇后尽风华》萧楚御,舞轻尘小说全集免费试读全文红颜皇后尽风华 作者:雪夜舞蝶

有人说,七年是一个轮回。 舞轻尘用七年时光,自以为修成正果,终于嫁给心爱男人,却不料,新婚夜,他将她狠狠踏入尘埃。 七年后,她携滔天恨意归来,一步一个血印,他的万里江...

编辑推荐

返回首页版权声明网站地图返回顶部

本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为书友提供一个分享与交流的平台。本站所收录的作品、社区话题、用户评论、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。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,欢迎举报投诉,一经核实,立即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,联系邮箱:1165469202@qq.com

菜叶小说网-提供最新的小说,言情,穿越,都市,总裁,玄幻,是你的选择哦

鄂ICP备17021050号-4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304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