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言情 > 正文

腹黑娇妻狠狠爱(慕槿歌,霍慬琛)小说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

作者:锦公子主角:慕槿歌,霍慬琛 时间:2020-07-29 07:05

第6章小说试读

“你,你怎么回来呢?”有些惊魂未定的问,这一刻慕槿歌暗暗庆幸今天洗澡并未急着卸掉身上的“配件”。
 
不过,以前一个月都难得回来一次的人,最近怎么接连两天突袭啊?
 
难道最近风水不好?
 
霍慬琛没有回答,只是一双深邃的凤眸云淡风轻的扫了她一眼,然后随手翻了翻面前的资料。
 
看着他随手翻阅的那堆资料,慕槿歌的心立刻又提到嗓子眼,也没在意此刻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裙,一把冲到男人的面前往他腿上一坐,直接隔开他跟茶几上的资料。
 
双手勾住他的脖颈,眨巴着被眼镜遮挡住的大眼睛,娇嗔道:“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,我好准备准备啊。”
 
准备?
 
霍慬琛雅魅的勾了勾薄唇,垂眸触及那绯色一点,目光沉了沉,往她胸前嗅了嗅,熟悉的沐浴露馨香混合着她独有的体香,干净清冽让人着迷。
 
“准备?”低哑性感的嗓音重复着她的话,霍慬琛邪魅的勾唇,“准备让我睡?”
 
慕槿歌:“……”虽然她这话里是这个意思,可她心里没这个意思啊。完全是形势所迫。
 
见她不说话,霍慬琛一手揽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又往茶几上伸去……
 
慕槿歌眉角跳了跳,迅速的拦住他的手直接搁在了自己的胸前,然后身体一僵,对上男人意味深长的眸,抿了抿唇,仍旧一本正经,可嗓音却媚得酥骨,“你说呢?”
 
该死的,没想到他回来,洗澡后里面真空。刚才等于是直接把自己放狼嘴里。
 
今日的作死慕槿歌全算在靳瑶瑶的头上了。
 
心底却忍不住腹诽,三少你真的不要太重口啊。
 
对于自己的打扮,就是慕槿歌自己都很嫌弃。
 
俗气到家的黑框眼镜,齐肩短发厚重的齐刘海,什么该挡的都挡住,一张板着的扯不出几分表情的脸,可嗓音却嗲得让人起鸡皮疙瘩,虽没有周星驰电影里的如花来得惊悚,可对于霍三少这种身边美女如云的人来说,她这种应该是丢进人堆里就认不出的类型,他为什么就能吃得下去,而且每次但凡开吃都还吃得特别尽兴尽心。
 
霍慬琛没接话,抬手扣住她的头就吻了上去……她的唇很软很润,干净香甜,好像亦如记忆中那一晚的柔嫩,让他每次舔舐吮吸的时候,总能得到最大的满足。
 
其实,一开始协议结婚两人都未提这些,算是一种无声的默契。
 
对于这个才成年且装扮却跟老姑娘一样的小女孩,霍慬琛也不怎么下手。
 
可结婚半年后,霍慬琛一次酒醉,两人打破了这一规则,自此以后在这跳道路上越走越远……且还觉得味道不错。
 
既然发生了不该发生的,慕槿歌不是那么矫情的人,每次也都会接受。但像今天这么主动……算是大姑娘上花轿,头一次。
 
霍慬琛吻得情动,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摸上了她柔软的腰肢,当微带粗粝的手指抚上去的时候,觉得这小女孩该有肉的地方可是一点都不缺啊……
 
慕槿歌身体紧绷,勾着男子脖子的手不松反紧,整个人埋在他的颈窝,在旁人看来迫切的举止可在无人看到的脸上却是一派视死如归。
 
霍慬琛越发加深这个吻,脑海里再次闪现之前在地之廊看到的妖冶撩人模样。细碎的吻渐渐往下,蔓延过线条优美的脖颈,一路向上,然后直接落在那娇媚唇片之上。
 
慕槿歌身体一紧,手忽然松开往头顶摸索着什么,男人迫切的举动让她在手指在触碰到熟悉的冰凉想要摁上去时,一只手更快一步的拦住……
 
“关,关灯……”慕槿歌咬着唇“娇羞”的低语。
 
唇齿微微用力,听得慕槿歌微不可闻的哼了声,霍慬琛头也没抬懒懒的低沉问道:“确定?”
 
“……”慕槿歌眨了眨眼,凝视着霍慬琛此刻可以撩到骨子里的邪魅俊颜,嘴角扯了扯,没接话,心底却腹诽霍慬琛不知道多少遍。
 
丫的,到底是谁想啊?
 
可谁叫她现在心虚了,这两年都过来了,她还指望一年后能够跟她家三少和平离婚了,怎么也不能让人家逮到啊。
 
“我……”
 
霍慬琛忽然将她松开,双臂撑起了身体,看着话未说完神情有些茫然的慕槿歌,眸光邪魅而莫测:“我等会有个局,晚点回来找你。”
 
从她身上起来,霍慬琛理了理不见一丝凌乱的衬衣,黑色西裤包裹下的修长双腿朝后迈了一步,姿态说不出的优雅矜贵。
 
慕槿歌“……”
 
满足你妹!
 
慕槿歌一张脸前所未有的精彩,盯着那让海城少女贵妇都趋之若鹜的男人,那恨得一个咬牙切齿。
 
你过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!
 
霍慬琛双手插兜,薄凉的唇轻勾,睨着某人敢怒不敢言的生动模样,淡然转身上楼。
 
“我上去拿份文件……你有几分钟的时间可以想想该怎么告诉我,你的脸是怎么回事?”
 
慕槿歌机械的眨巴了下眼睛,神情有些呆滞,手本能的抚上今天被打的面颊。
 
靳瑶瑶买的药膏很有效,莫念慈打的地方已经消了许多,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上面的印子。
 
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还发现了,而且还有追问缘由的意思。
 
对于莫念慈她不想提,而且也不觉得对霍慬琛提及莫念慈对自己有什么好处。
 
毕竟提及莫家,她的太多秘密都会隐藏不住。
 
可她家三少好像没有就这么算了的意思。
 
慕槿歌内心一阵哀嚎,谁能告诉她,她家三少什么时候对她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?
 
两年来不都是各过各的,偶尔彼此深入的交流一下就好了。
 
很快,霍慬琛就拿了他所说的文件下来。随手丢到了茶几上,在沙发一侧坐下,双腿交叠,侧眸看向她,“说吧。”

相关推荐

热门精选

返回首页网站地图返回顶部

菜叶小说网-提供最新的小说,言情,穿越,都市,总裁,玄幻,是你的选择哦

鄂ICP备17021050号-4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3043号